前360论坛内容联盟成员。目前中度抑郁,伴有性别焦虑,正在尝试服药缓解治疗。
因学业和心理压力不能经常性更新,抑郁发作时较为恐怖,望体谅。
欢迎各种勾搭约拍,但是拍照技术一般,广州人,准高二狗,曾在长沙大学附属中学就读初中。高中在岳麓实验中学和广州市第4中学就读,九月确定转学失败。
本人在此发布博文(包括但不限于汉字、拼音、阿拉伯字母 、图片、影像,以及前述之各种任意组合等等)均为随意敲击键盘所出,用于检验本人电脑键盘录入、屏幕显示的机械、光电性能,并不代表本人观点。如需要详查请直接与键盘发明者及生产厂商法人代表联系。

© 三千院雨
Powered by LOFTER

转自知乎
女孩颤抖着掏出山寨苹果手机,看了看时间,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,而手机只剩下最后4%的电池……哦不,现在是3%。
女孩咬了咬冰凉的嘴唇,牙齿碰到了唇上一道道裂口,迟钝的疼痛让她打了个哆嗦。手机上显示,现在的气温是零下五度。
女孩穿着一双帆布鞋,洗的发白的牛仔裤,和一件单薄的外套,她冷的全身哆嗦,但是,这个时间,已经没有一家开门的商店可以让她进去取暖。离家出走一个星期,身上的钱已经全部花完,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没有机会让她做足准备,而他随身的包,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人偷去。在寒流降临的那天,她被小旅馆的老板轰了出去,因为他已经签了一天的床钱。她的身份证不见了,就算仍然在她手上,老板也只会诧异的盯着身份证上的男生照片和眼前女生的脸,渐渐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。
女孩筋疲力尽,他挪到一座居民楼的屋檐下,慢慢坐了下来,抱住膝盖,身体蜷缩成一团。她不愿意回家,家里虽然有暖气,但是那只会让她的心更加冰冷。
她捏着手机,她知道手机只剩3%的电池,几分钟就会被消耗的一干二尽。但是她颤抖的手却不由自主的解锁了屏幕,从口袋中掏出来一块镜子的碎片。干裂的皮肤被锋利的边缘划开一道口子,但是她甚至一无所知。他颤抖着举起镜子,用手机屏幕照着自己的脸,那是一张苍白的面孔,干燥的皮肤在寒风中皲裂,饥饿和疲惫让整张脸失去了人的样子,但是,没关系,至少,这是一张女生的脸,这就足够了吧……
正在这时,隐隐约约中,女孩看到了镜子后面,他的父母微笑着向她走来,女孩猛地一回头,看到身后真的是他的爸爸和妈妈!
“妈妈!爸爸!”女孩猛地一起身,却无力的瘫倒在地,他的父母跑上来扶起她,给他披上了新买的漂亮的外套,女孩在母亲的怀中泣不成声。
“别哭了,我的乖女儿……”
“妈……你刚才叫我……什么?”
“乖女儿,我和你爸答应你了,从此以后我们在也不会为难你了,对不起,孩子,无论你走到哪里,你都永远是我们的女儿,好吗?”
“顿时无数种酸甜苦辣的思绪从女孩心中涌出,却全部死死地堵在喉咙里。
”妈……咳咳!”
突然女孩剧烈的咳嗽了几声,几滴鲜血飞溅在手机的频幕上。女孩睁开双眼,发现眼见还是漆黑的街道和昏黄的灯光,哪有母亲和父亲的身影。手机震动着传来一条信息:儿子,今天是除夕也,我和你母亲愿意原谅你,只要你愿意做一个健康的男孩纸,家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。
女孩流着泪,颤抖着手回复了一条信息:对不起父亲,那生不如死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手机又震动起来,一行鲜红的大字横在屏幕中央:我就当我们家没有你这个不孝子!
女孩瞄了瞄屏幕的右上角,还有2%的电。
女孩觉得身上慢慢不那么冷了。是习惯了么?还是风小了?女孩垂着眼皮静静的想着,她的姐妹们,现在还好么?她又一次解锁了手机的屏幕,让光线照向远处。忽然她又看到眼前开过来一辆的士,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从车上下来,拉起她的手,边说边笑的走向街边唯一一家营业的餐馆,然后又拉着她进了一家还开着门的商店买了一身新衣服,女孩开心地笑着,仿佛永远不会再有悲伤。
可是在她走出门的时候,却看到眼前一辆大货车,正飞速的向她们开过来……
啊!女孩猛地抬起头,却发现这又是一个梦,也许,是一个幻觉。手机震动着,她打开短信箱,里面是那个姐妹的短信:姐姐,原谅我不听你的话,对不起,我再也忍受不了了,我已经没有勇气面对明年。对不起姐姐,让我死了吧,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,也许我已经死在了大马路上,对不起姐姐,请原谅我。
眼泪流进脸上的冻疮,带来一阵阵麻木的疼痛,许久,连这点疼痛也消失了。女孩挣扎着抬起眼皮,左上角只剩下1%的电,红色的警告标志真是刺眼。
还能坚持到明天么……女孩默默的想着她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好黑暗,但是身边却暖暖的,她好想再回到那个家,好想再和她的好姐妹在一起,她不想一直在黑暗中沉睡,她知道也许沉睡就是死亡。他闭着眼睛解锁了手机键盘,柔和的光线透过眼皮进入了眼球,平淡的白光让她心中一阵温暖。她睁开了眼睛,看见身边围了一圈的人,有他的父母,有他的亲戚,还有商场的店主,旅店的老板还有一直相互支持的好姐妹们,她们纷纷向女孩伸出了手,女孩伸出僵硬的手,握住他们温暖的掌心。她们抓着女孩子,向高空飞去,向着远处的万家灯火飞去……
第二天一早,放鞭炮的人们看见了女孩掩盖在雪中的尸体,人们三三两两围了上来,议论纷纷。不知道谁尖叫了一声:“这不是那个不男不女的人妖嘛!”
“是吗?太恶心了!”
“那还有没有鸡鸡啊?还算是正常人吗?”
“她是变态吗?还是神经病?”
“大过年的,死个人妖真是扫兴啊!”
“死了活该好么,这种人活在世界上除了浪费时间和恶心人还能干吗?”
……
人们议论纷纷,又三三两两的走开了。
天上又开始飘起了雪花,飞舞的雪花,纷纷落在女孩脸上,和结冰的泪水挂在一起。那些飞舞的精灵,一片片纯洁美丽的结晶,缓缓地飘落在女孩的身上,仿佛化作一尊爱笑的冰雕。

评论
热度 ( 9 )
  1. 穿越火线爬墙三千院雨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Roshinichi三千院雨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卖火柴的小女孩祥林嫂